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露蝉】(二)(三)

(二)

       那人稳稳抱着她,好像曾经抱过无数遍般。一眨眼间,那人已扬起袍子跑进了雪地里。意料之外,貂蝉没有感到一丝熟悉的寒意,用自己冰凉的指尖摸着皮肤,竟感到皮肤不寻常的温热,疑惑地抬头望那人的脸,那人脸庞的轮廓柔和了许多。
貂蝉安心的靠在“他”的怀中,疲倦的身子陷入深深的睡意中。
       她戏谑地想,所谓一见钟情,不过就是见色起意罢了,也许那人只是一时兴起……
(三)
       等她的躯体渐渐有了意识,貂蝉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抚摸她的脖颈。她彻底的清醒了!她的贞洁怕是要不保,世间的人心……哼
       “这……”貂蝉只是看到身上单薄的衣已被换成厚实的貂皮毛袄。脸羞得通红。
       只见那人正趴在她的床边浅浅地睡着。
       长长的睫毛看得貂蝉愣神……看到天色仅仅是太阳刚刚升起,短短的一个晚上她的人生被这人完全改变……现在后悔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会要她做些什么她完全不知,也许那人要的只是她的身体的贞洁,她愤愤地想,但又叹气作罢,值得吗?那人算是她的半个救命恩人了。
“蝉儿……你在想什么……”
         一个声音打断了貂蝉的思索,是那人醒了,不是低沉的男音,而是又一次意料之外的清冷的女音,貂蝉突然反应过来,看向柔软的胸脯——那人竟是一个女子!她感到很好笑,自己竟被一个“弱”女子拐去了,还将其误以为男子,更荒唐的还是自己有了以身相许的胡乱想法。
        她心中无数的疑惑和慌乱都解开了,都是女子的话……她叹气。
        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但那人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如炬,貂蝉感觉自己要被盯化了,“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那人沉默不语,正当貂蝉以为她不会再回答时,那人像吹来了一片轻轻的鹅毛似的
“趁着我还能看到你的样子,看多了,便能把你永远记在心里了。”像是妖精吐露出蛊惑人心的话。
这……真荒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