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给同人文手的一点tips

爱酱:

其实也是给自己的一些警示吧。


又名,道系写手经验总结【不】



1.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永远别相信你的热度高就等同于你的文笔好。这两个是不挂钩的。你的热度高可能只是因为你的CP火。如果有人夸你的文可爱,那也和文笔无关。可爱和好文笔之间也就差了一百个大师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在同人圈里一样适用。时刻记住热度是一时的,是属于CP的;好文笔是永久的,是属于自己的。再说了,有了好文笔,爬到哪个圈当不了太太?



2.想清楚你写文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你喜欢的CP?为了用文字抒发你对他们的爱?还是只是为了博得人气,在圈子里混成太太?少沉迷圈子里的事,多做自己想做的。有能帮你吆喝的亲友固然好,但是真的不要主次不分。还是那句俗套的老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3.网络上的恭维和赞美,99%不必放在心上。你在同人圈呼风唤雨,可能也改变不了在三次元中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的事实。



4.别透露过多自己的信息。一是为了安全,二是真的没人关心。喜欢吃鸡蛋的人,并不会care下蛋的鸡都是什么样。



5.灵感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除非能娴熟地驾驭文字,不然一气呵成的故事和憋了很久憋出来的故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6.多阅读。知识永远不会多。而且,看不同的书也有助于帮助你写不同的AU嘛。也许你下次爬墙的时候,你储备的知识就用上了。阅读也能吸取他人的优点,把别人的手法化用到自己的文字里。但是是吸收,不是照抄——引用文学名著不算。吸收和照抄的区别,都是明白的吧。



7.别把太多生活中的负面情绪代入到文里。时刻记住你笔下的人物都属于原作,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演绎他们的命运,但是不能出格。因为在三次元受矬就把气撒到角色身上,让他们BE或者被虐都是很幼稚的。



8.文风这种东西学不来。有人擅长哲学深沉,就有人擅长傻白甜。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喜欢什么,而是自己擅长什么。别的太太写得来的,你不一定写得来。这不是缺点,你可以继续钻研。



9.三次元的生活更重要。如果不是职业写手,那么先处理好自己的现实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写文只是调剂,在放松的时候完成就好了。



10.永远,不要,抄袭。

【遗照组】
希望大家能提供一些梗或者设定给我
只要是三观歪得不太过分我都可以接受
——
另外我不写太涩情的梗

原谅我
另外目前还在琢磨卡尔的性格
会有少量或者大量个人情感色彩杂糅进文章的字里行间
若有ooc希望能指出不足之处
占tag致歉

【遗照组】绝非

约瑟夫从不爱人,他会对女士报以温柔的笑,稍稍倾身,抿起那美丽的薄唇,给她们行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接着口中发出那些靓丽而不俗的声响——或是洋溢赞美之词,或是谦卑恭敬之语,不可质疑地,每一句都博得众多芳心,他还时不时将花朵摘下插戴在胸前,或是在手中把玩。

但约瑟夫与杰克最本质的不同,他不需要伪装这样外在的绅士气质来引诱猎物,或者仅凭他的容貌来使对方放下戒心,足够了。

从腰间抽出一把寒气逼人的剑,往脖子处一抹,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再轻轻地往上挑,鲜血便会横流不止,眼前人还没来得及发出的尖叫便随着灵魂脱离了肉体的束缚而消亡于冰冷的空气间。

他几根柔软的鬓发被挽在耳后,随着身姿摆动又垂在颊间。

银发如同水银般倾泻,不松不紧的丝带微微飘扬,与那漂亮的银发若即若离,映衬他宛如蓝宝石的眼格外深邃透彻。

“以灵魂作为代价,你不觉得后悔吗?”他的嘴角扬起,宛如丘比特的弓箭。

“先生……”

我试图清清沙哑的嗓,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声音吐露不错什么好听的字眼

“我的灵魂如此廉价,又有谁会在意。”

听闻我的话,他稍稍收敛起那直勾勾的目光,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仿佛游丝般粘粘在我的身上,轻轻拂过肌肤——眷恋无比的腻歪感。

“伊索.卡尔。”

他又发话了,我感到脸颊上像烙了一块印子,炽热无比,灼伤着我,我吞了一口涎沫,接着抬起头,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头额间开始冒汗——我已经在这里跟他耗了很长时间,他似乎毫不在意游戏的输赢。

乌鸦盘旋在我的头顶,还有一只落在了红教堂的一颗沟壑纵横的老树枝干上,尖利的鸟爪紧紧地抓在上面,整个鸟体仿佛钉在树干上。

我已经被他抽了两刀,血液从肩膀上汩汩直流,粘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周围充满了腥臭味,不得不倒坐在粗糙的地上,灰尘布满了我的脸——尽管我带着口罩。他的脸在我的上方,昏暗的光笼罩着他,原本俊美的脸庞被阴影遮起,染成一团 模糊不清。

我勉强地定眼看着他,他的目光在那么一刹那间变得冷若冰霜,仅仅那么一刹那,我感受到他属于屠夫的那种血性。

无所谓了,我拨了拨额头前的乱发——因为约瑟夫那疯狂的追逐而变得凌乱。

我并不恐惧死亡,那仅仅是灵魂脱离了肉体,在这个毫无牵挂的世界上消失。

“请不要这样说,你对我来说可是宛如珍宝般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他字眼谈吐间,他的眼神又变回了那种游丝的黏腻感。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由一个屠夫说出口。

他突然又不说话了,伸出食指放在唇上——那美好的轮廓上,冲我比了一个嘴型——“独一无二”

他又笑起来,天突然刮起一阵阴冷寒风,雕刻出他此时的无情和冷漠。

他的剑泛着诡异的光——

他从不爱人。毫无例外。

这个头像真的很耐看∑喜欢
大概又是用一年了
用甜心蛋糕来
鼓舞自己_(•̀ω•́ 」∠)_

【樱桃】樱木桃芯

樱花飘着,在空中旋过几个微圈,落在了波光粼粼的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暖阳温柔的光裹那棵绽放的樱花树,那树沉甸甸的花枝头宛如坠满了美好,芳香随风洋溢。

“岁月静好,万年如初——”

桃花挽起轻盈的袖子,抬手去探树上的樱花。柔软的樱花瓣如同被盈盈春水所浸泡,又像是美人红润的颊淡淡地施了粉,温软似水。

樱花香虽淡,此刻却仿佛酿造醇酒一般,暗暗地揭开了盖,芳香扑鼻,酥酥麻麻的,缭乱了桃花的心绪。

“美好似你,稍纵即逝。”

桃花端起酒,指尖触碰着冰凉的瓷器,试图将自己手心的少量温热传递。但温得快,散得也快。桃花抬头缓缓地饮去那小杯樱花酒,只觉小杯中的酒依旧凉薄人心。

微风轻轻地拂拂袖子,捎去一片樱花,在稍起凉意的空中打了几个旋儿,坠入杯中。

那人在树下又是一舞,惊鸿一瞥,莞尔一笑,谈不上倾国倾城,却在桃花的心底烙下了一瓣稍露凉意的樱花印。只见她挥挥水盈盈的袖,发髻上的珠缨随着身姿摇缀,白皙的脸颊被春风熏得红醉。

“你真美——”

桃花看痴了,伸手想要抚那温柔的脸颊,想抹去她眉间为那人点的朱砂,拭去唇上的点绛。

桃花想抱她,将小小的自己身子揉进那人的眼里,不论那人是否愿意,桃花偏要让自己在那人的眼里留下痕迹,让她永远忘不了自己。桃花想。

甚至去吻她,不必多深,仅仅如同蜻蜓点水,吻平她稍皱的眉头,吻她的略施妆容的颊,细嗅她脖颈肩的芳香——桃花醉了,她痴痴地想要去得到那人温软的目光。

那人温润的视线却不属于她。天意难违。老天造作。

她孤独地踮起脚尖,在树下独舞一曲——在空中旋了几个圈,衣袖上的银铃轻声轻语呤呤作响。

桃花只觉那人的笑声在她耳旁萦绕,不绝如缕。

一场春雨,浇灭了她。

那人的美好转瞬即逝,她随那男人去了。

桃花不甘,但她只能远远地看着——无能为力。

落落泪,饮饮酒,樱花的期便逝去了。

桃花心里清楚得很,唤一百次一万次遍“桃花”,亦是抵不上一次“夫君”珍贵。

她哽咽着,目送那人的身影在绵绵春雨里隐去了踪迹。

她从没看到那人如此伤心,她面容憔悴,也无心思打扮,以往白皙的脸庞显出不自然的苍白——她的“夫君”遇难了,桃花抱着她,那人瘦小的身子在她的怀里颤抖着,桃花终于如愿了,但桃花没有吻她,永远都不会。

桃花开腔唱道,“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纵使无人欣赏,还有我在她身旁。”她眯起眼,抬头看那春光乍泄,美好如初。

樱花飘着,在空中打了几个旋,落在了桃花的心底,荡起一层层涟漪。

那人的爱恨情仇,喜乐苦悲,浸染了桃花一辈子的,若幻化成一棵树,便它唤作“桃芯樱木”。

约不了头像的我打算自己画orz

把我当做你的杯吧,让我为了你,而且为了你的人而盛满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