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露蝉】雪吻(一)

(一)
“嘎吱——”
貂蝉赤足着,缀满廉价饰品的头正随着身姿摆动,她像一朵生长在贫瘠之地的花。
破旧的木板地仿佛受不住重,抱怨地发出尖叫。
她以最轻的力度伸展,眼里的水波荡漾,眉间的朱砂如花般绽开,在引起酒客轻佻的哨声之中还夹杂着粗鄙的话,她丝毫不在意了——因为她只是一朵开在尘埃里极美的柔荑。
那些人的反应如她所愿,她以袖掩面抿唇笑起来,脚腕使力,纵身一跃,那散发着醉人淡香的脂粉团扑向那些酒客,在他们都耳边轻吐
“公子……给妾身赏点卖身钱吧”
貂蝉知道,她必须要脱身这污秽肮脏的泥潭。
她将头搁在一个沾满油污的人的肩膀上,强忍着作呕的劲头,睨视着周围,突兀的,那人就那样撞进她眼里了。
——人言中所谓的一见钟情。
那人的发白,像霜月,像冬雪——不近人情,他的眉眼是一弯极为凌冽的月刃,周身散发的冷漠,使貂蝉愣愣地打了个寒颤,那人美得天仙下凡——人都喜欢美丽的东西,她也一样。
这个破旧的酒馆似乎容纳不下他,貂蝉目光像一块软软的绸缎,撩拨着那人,那人似乎察觉到了,抬头,两双眼睛被炽热的温度融化成水,交融着。眼中的寒霜有稍融的意向,貂蝉不知道那人来这里的原因,
“公子……”
她心中早编织好绸缎无数,却只抽其一丝言。那人好像惊觉,纵身冲向前将那柔软的身子从那肮脏的手上夺来,紧紧地抱住貂蝉。
像一阵寒风扑面而来,貂蝉又不自觉地打着寒颤,她也将那人紧紧攥着,那人衣布的气味逼着她的泪在眼眶打转,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公子……?”
她突然发觉有一双手抚着她的脸安抚似的拍着她的肩,太…肆无放荡,但貂蝉选择无缘地信任“他”,虽然那只是一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她将埋在那人胸脯中的头抬起,难道仅仅只是是陌生人吗?
她看到那双蓝眼泛着寒光,但貂蝉知道,那人看她的时候,雪融了。
那人……认识她吗?
只是貂蝉不知道,那人的一眼凝聚了万年时光,直抵岁月尽头,无声无息消融着化成千言万语。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