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露蝉】雪吻(五)

雪,凌乱在大千世界,随伍而行
瀑布像白色的冬衣护她周全
就像一个咒语
就像在肌肤上一个清冷的吻。

貂蝉又一次哼起那不知名的歌,她翘起花指,用另一只手稳稳地端着扇,双目紧闭,她在回忆——回忆自己所忘记的一切。冬天已经快见不着尾巴,现在正是初春时节花香肆意地流连她的鼻翼,她思索着,却一头撞进了虚无缥缈的梦里。
金缕衣,布罗袜,花凤钗,缕缕青烟笼罩之地,如仙境般催人沉沦。

貂蝉只觉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熟悉,眸子里浮现困惑,她不曾来过此处,却又不陌生。
此时她一身花粉香,在烟炉的烘熏下,此时却像雪一般清清淡淡,索然无味。
“蝉儿。”
她突然觉得荒唐,那个唤作露娜的女子就连是在梦境里也不肯放过她,她只觉脸上顿时燥热起来,她不敢看露娜那蓝得发亮的眸子。
“蝉儿?”
露娜感到奇怪,明明是听到了她的叫唤,却不回应她,便伸手探去,自然地放在貂蝉的腰间。
“蝉儿,怎么了?”貂蝉惊呼,涨红了脸,怯怯地回答“没有,我只是……”
“只是?”
露娜用食指轻轻挑过貂蝉的发,“蝉儿,你今天似乎有点不同。”
“哪里不同了……”
“看起来更令人怜爱了。”
露娜故意地放出话来,只见貂蝉的脸更红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诶……快把我放开。”
露娜觉得好气又好笑,只是用指头刮刮貂蝉的鼻。
“蝉儿——”

梦是人间通往太虚仙境的唯一通道。

此刻,梦再次破灭——

貂蝉醒了,她下意识默默胸前的玉佩,冰冰凉凉,露娜如今在她面前出现的次数逐渐变少,貂蝉不明白,她甚至把以往和露娜相处的每一天都记得清清楚楚。
还是在冬天的时候,露娜每天早上都会在她的房门口前驻足,平日冰冷的目光在此刻却燃烧得炽热,仿佛要把貂蝉的脸看出一个窟窿来。
因为那段日子出奇地冷,身子本就弱的貂蝉常常被冻得手指发紫。
所以露娜总在貂蝉正准备起床时进屋,将保暖的毛皮衣盖在她的手脚上,顺带用她纤细的手握住貂蝉的冰凉的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貂蝉的身子总暖得很快。
貂蝉愣愣地看着露娜,脸色变得红润。
露娜似乎很喜欢唤她“蝉儿”,但平日里更多的还是呆呆地望着貂蝉发呆。
露娜不喝酒,不施粉弄墨,不爱穿那些看起来艳俗华贵的衣物,却都给貂蝉准备得齐齐全全。
更甚是一次,露娜面不改色地将一块冰冰凉凉的玉块放在貂蝉的手掌上,那玉像是用雪塑成之物,是那般的冰凉与雪白。
露娜说这曾是自己随身携带的玉,貂蝉相信了,因为露娜的体温向来低,但在靠近貂蝉时却意外地温暖。
貂蝉没有接受那块宝玉,而是露娜硬是塞给貂蝉,因为她说这是属于貂蝉的东西
貂蝉依旧不明白,她发现自己看不懂这女子,这番好意说到底是为了什么——赎了她这个白吃白喝的女人,还每日为她提供着上好的待遇。
她不是没想过是否是因为露娜对她抱有那种缠缠绵绵的感情,但露娜是那样出色,那样的貌美——这样的女子真的会心悦于她,貂蝉不敢去想,渐渐把凌乱的念头埋在纷飞的雪里。
不久,雪融化了。
貂蝉发现,露娜日渐缄默起来,却不改以往的习惯,更痴迷地看着自己。

到如今,露娜仿佛早晚失踪般,那炽热的目光貂蝉已经很久没再看见了,留下的只有冰凉的床榻,貂蝉感到无力和隐隐地伤感,自己所受的温存已经所剩无几。

貂蝉又哼起那首曲子,昏昏沉沉的睡了,通往那太虚仙境。

作者的话:
《雪吻》是我写的第一篇文,填以前的坑,感兴趣可以翻我以前的文……
这算是一份责任吧!!!谢谢大家以前的支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