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园医】神

我不是什么善人,背负不可饶恕的罪碑。
恶人与神的感情被世人称为禁忌,遭上帝的唾弃。当灾难天降,我们都难逃其中,深陷泥潭,脚指被荆棘划破,颈脖勒出淤血的红痕。
但我情愿被降罪,只是为了能与她共享这人间的极乐。
艾米丽,
她本无罪,若有,她的罪就是与恶人相爱,这个罪的罪魁祸首是我——自私的我,将她拽下了高高的神坛,落入凡尘,成为我一人的神。
艾米丽,艾米丽,是使我坠入爱河的可人,是我的天使,是唯一不可亵渎的神明。

摆脱一波强烈的追逐后,我松开对她紧拽不放的手,她那双布满冷汗的手,当然还有一部分是我所导致的——因为我真害怕她倒在那恐怖的刀下,我宁可替她去受罪,就算那群恶魔将我抽筋拔骨,那死神的镰刀也别想碰她一下。
她似乎被吓坏了,脸色惨白可怖,急促的喘气声逐渐平息,因为她的胆子向来不大,但在从不在我身边面露恐惧之色,我深爱她这副模样,只有她能够使我安心,使我快乐。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的全部全部!
我一只手捋开她紧握的手指,另一只抚摸着她的额头,目光在她的肌肤上飘动,她身姿微微轻颤。松开指头后,她似乎更加放松了,我与她十指相扣,我炽热的目光下一秒就将她的所以所以都看穿。
“我的小姐,请你多看看我。”听到这番孩子气的话,她笑了,阳光在她的脸上跳跃,在她的唇齿间闪烁——我禁不住自己,仿佛快要窒息了。
我吻着她的眼角,只见她的眼圈微微发红,疲倦的面容上绽现出了温柔的光。
“世人说神不曾存在,但此刻,我坚信你就是我的神,艾米丽。”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