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流光】雪吻

是烟火,在天空中绽放成段段华光。

在喧闹的游街上,貂蝉紧紧地抓着那人的手,她奋力眯起眼,想看清那人的表情,那人却只是执拗着性子往前走着,貂蝉无奈的笑笑,眉眼又勾起了一弯清秀的月。

月是眼前的海上月,人是眼前的心上人。

“蝉儿,想什么这样入神?”她终于回过神,那人的眸子在烟火的影射下熠熠生辉,像暗夜的烛光,给她无限的安心和温暖。

“我只是——在想刚刚糖葫芦,很甜。”貂蝉顺便找了个理由糊弄着那人,然后狡猾地吐了吐舌头,

“真是的,你明明已经不是孩子,还这般稚气未脱。”露娜伸手抚貂蝉的发。

“不过,不仅仅是糖葫芦吧,你对甜向来不敏感……”露娜轻轻用指尖拨弄貂蝉额前的发丝,

“不是……诶!”貂蝉慌乱了,那人只是戏谑般一笑,伸手探去,想摸她的头,

“没有!你做什么。”

貂蝉反身躲避,不料那人猛的蹦出了一句话,

“如果真的像我猜的那般,蝉儿,我和你想得一样,果真口是心非。”

只见那人美丽的脸庞凑近貂蝉,

吻轻轻地落在那洁白的额头,露娜眼前尽是貂蝉脸热得发烫的可爱模样,

下一刻,伸手搂过眼前发愣的人,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抱紧貂蝉——抱着那个身躯娇小,手脚冰凉的貂蝉。

满足地抚摸着貂蝉的脸,抚摸着寸寸冰凉的肌肤。

貂蝉静静地依偎在露娜的怀里,想起来,她曾经问过露娜
“你会离开我吗?”

那人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看见了那蓝眸中的伤感转瞬即逝。

“我也许会消失在你眼里,但从未离开你的心里。”

“蝉儿,相信我,雪未曾消融。”

三月的烟火在缓缓升高,那是她们共同的永恒,彼此的流光岁月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