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椎栗林

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露蝉】雪吻(四)

貂蝉觉得自己肯定是被乱了心志,现在一来,细看那女子虽有男子气概,但身形并没有那样高大肩宽——唉,貂蝉只觉自己的脑子早已糊成一块,似乎还在迷糊中唤这陌生女子好几次“公子”,也不知那女子是否在意自己的无理。

貂蝉抿起嘴,暗暗想,又望向窗外,余光偷偷地打俩这那人的神情。

似乎……有点失落?
失落?

窗外结了许多冰花,锥形的冰棱悬在房檐,冷风刮得极响,貂蝉又想起自己在独自在酒馆的破碗橱里,蜷缩着瘦弱的身子,打着哆嗦,那是一段多么不堪的回首。

但此时的屋内似乎格外暖和,和曾经那直灌冷风的破房简直是天壤之别。

“谢谢你,我……该怎么报答你?”貂蝉回神,看着那人,那人似乎并不为此动容,不知道是否是貂蝉的错觉,那冰蓝的眸子闪烁得耀眼。
“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她补充。

窗外风刮得紧。

评论

热度(14)